茄子APP懂你更多app

为了能看书,她最近勤奋得很,已经提前把事务完成了,舒舒服服地坐在软榻上,让银杏给她倒一杯果茶,她就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。

慕泽傍晚回来的时候,发现元锦玉双眼通红,书被她珍惜地放在一边,她坐在那里,抹着眼泪。

慕泽瞬间慌了,走过去问道:“锦玉,你这是怎么了?有什么难过的事情,你和我讲,我替你做主。

元锦玉摇摇头:“不是的九哥,我没有伤心,我是看了今日送来的书……”

慕泽见她欲言又止,就知道是白莲居士的书出了问题,他拧眉,眼中闪过一丝阴狠。

竟然害他的女人这样难过,他该下令全国封禁白莲居士了。

元锦玉捂着眼睛,哽咽地和慕泽说:“我现在想起书中的情节,还是会心酸和窝心,原来那个妖怪,根本就不是想害他的主人,而是要保护他……”

他所做的一切,都是想留在主人的身边。

故意引来灾祸,也不是要杀害主人,而是为了向主人证明,他可以驱散这些灾祸,这样他就能证明自己了。

慕泽呆呆地看着元锦玉,轻轻地拥住她:“好啦,不要哭了……”

虽然想说,书中写的事情都是假的,但是当人完全沉浸在其中后,那就是最真实的世界。

不找对安慰她的理由,她肯定会更难过的。

学姐的寂寞天台私房

元锦玉抱着慕泽:“最后主人还是放这妖怪离开了,我看他那样不舍,不想走,但还是被解除了契约,看主人对他说谢谢,他流泪的时候……我的眼泪也没止住……”

谁能想到,剧情这样反转呢?被人当成反派的人,最初就没有害人之心,只能说,大家都被白莲居士给绕进去了,跟着她笔下的剧情,又哭又笑的。

慕泽不断地安抚元锦玉:“乖,不要再哭了,我心疼。”

他亲吻着元锦玉的额头,双手捧着她的脸颊,给她擦着眼泪。

元锦玉哭了好一会儿,才止住了眼泪,然后和慕泽说:“这故事是一整个系列,她在第二册的后半部分又挖坑了!我读完一整本,没有后面可以看,真的快难受死了!好想去催催她啊!”

慕泽因为她对这个白莲居士很上心,就一直留人在那镇子中,此刻他同元锦玉说:“既然你喜欢她,不妨给她写信?书店的掌柜会送到她那去。”

“这样也可以?”元锦玉瞪大眼睛,她看了那么多话本子,还没说和哪位作者交流过呢。反正故事记忆也不深刻,看过没多久就忘光了。

这次,元锦玉真的有很多的话,想和白莲居士说,同样也感谢她,带给他们这么好的故事。

“嗯,说不定哪位白莲居士看了你的信,会给你回信呢?”

元锦玉当即就不失落了,吵着要去写信。

慕泽事事由着她,现在也陪着她。

但是当元锦玉落笔的时候,又犹豫了,她和慕泽说:“九哥,我不能用这样的笔墨,一看就是贡品,太贵重了。”如果被识货地认出来,会怎么想啊?

元锦玉倒不怕承认,皇后娘娘喜欢白莲居士的书,但如果想奉承她的呢?说不定会哄抬价钱,跟风去看白莲居士的书,那是不是违背了白莲居士的初衷?

一个把书拿去卖,根本就不在意钱财,字里行间都是对文字热爱的人,想必不市侩。

元锦玉希望,更多的人,是因为觉得她的书好看,才去看的。

慕泽也觉得元锦玉说的有道理,就说:“我会让下人准备普通的笔墨纸砚。”

“好。”

元锦玉咯咯笑着,已经开始构思信件的内容了。

她的字迹很有特性,当初还写了一篇天下传唱的策论,但是她并不担心。

因为她可以换另外一种字体,哪怕仔细分析了,也不能确定,这就是她的字。

第二天,她洋洋洒洒地,写了三张纸,本来还想继续往下写的,又担心写太多了,白莲居士会烦她。

写好后,她想早点送去,就传召来了飞鹰,把信件绑在它的腿上,让他飞走了。

掌柜自从印刷了第二本书后,未来半个月都非常忙,收来的信件也没来得及看。

好不容易抽空,他把这些信一封封拆开,也没仔细看内容,只是从字迹上选出了一批给苏婉卿送去了,元锦玉的刚好在里面。

后来她知道这件事,还哭笑不得和慕泽说:“果然写字好看,是有好处的。”

苏婉卿这半个月在雪山上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写话本子,写累了,她就去慕连月那走走,看看这孩子练功。

因为她的书在山下造成了轰动,消息都传到雪山上来了,木恩也已经看过了第一本,还让同门师兄弟帮他买了第二本上来,直接变成了超级超级崇拜苏婉卿的书粉。

而且在雪岚门中,如果他听到谁在讨论这本书,肯定会把苏婉卿夸一一通。

听他说的那么好,有些好奇的就去看了,发现真的是挺好看的。

当然,苏婉卿写的东西也不可能谁都喜欢,肯定她的声音多了,质疑她的也很多。说实话,苏婉卿还有点迷茫。

这天她来到冷清扬这的时候,他站起身,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装。

然后走去书桌前,把苏婉卿写的那两本书收起来了。

是的,这半个月中,他还下山一次,自己去买了两本书,这件事,谁都就知道。

就连掌门都猜不到,真心祭剑的冷清扬,还能沉迷除了剑术之外的东西。

做好这一切,冷清扬把门打开,迎苏婉卿进来。

“连阳在外面练功,你稍等他一下。”冷清扬给苏婉卿倒了一杯热茶。

她接过后,温婉地对冷清扬笑着:“谢谢你。”

之后,又是长久的寂静。

苏婉卿正酝酿,提起点什么话题,才不会冷场。

没想到,冷清扬竟然先开口了,这可真是稀奇事。

“自从你开始写话本子后,气度好像比以前更沉淀了。”

“是吗?”苏婉卿还有些惊喜,没想到,写书还有这么大的好处。

“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冷清扬形容她。

苏婉卿不好意思地摆手:“就是写话本子,不是出诗集,上不得台面的。”

冷清扬注意她好像是有心事,就问道:“你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心事么?”

“嗯?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苏婉卿问道。

冷清扬嘴边绽放了一个极浅的笑容:“因为你的精神头不足,是不是忧思过度?”

“我倒没有忧愁,只是有点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写。”

“是没考虑好?”

“不是……”既然他都问到这了,苏婉卿就鼓足勇气说,“是现在质疑我的声音太多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她是头一遭写话本子,谁能想到,一下子就火了呢。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,都让她应接不暇。

“你或许可以屏蔽他们的看法,坚持你心中的路。”冷清扬道。

“这也是办法之一。但是我想,我现在写书,已经不光是给我一个人看的了,还有那么多喜欢我书的人,他们的看法,我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?”

对此,冷清扬的见解就被苏婉卿鲜明的多:“那你回想一下,你当初为何会写书?”

“闲,找点事情做。”苏婉卿还有些羞愧,她真的没什么远大的目标和志向啊。

冷清扬也跟着笑了,此刻的苏婉卿,直白得很可爱,“也就是说,你为了取悦你自己是吗?”

“对。”

“我的建议,是继续取悦你自己。因为你是构造这书的人,如果连自己都取悦不了,又怎么取悦其他人?你是作者,你凌驾在所有人之上,谁也没理由对你指手画脚。他们不喜欢,就可以不看,你没必要因为他们改变你的看法。当然,如果是有道理的建议,我也希望你能听一听。说不定等你写多了,就会权衡了呢?”

听了冷清扬的话,苏婉卿豁然开朗。

是啊,她纠结那么多做什么呀,如果她一个读者也没有,她就不写了么?不会啊,她现在已经爱上这个故事了,肯定要好好完成的。

她要完成的,就是把心中想构造的世界是什么样子,完完全全地呈现在书中。

好与坏,都交给后人来评判吧。

冷清扬头一次说这么多话,也没有任何不愿意,事实上,和苏婉卿交谈的感觉真的很不错,就像是心灵上的窗户被打开,看着外面花海中的小姑娘。

她的一颦一笑,都被他关在窗子里面了。

“你也并非是圣人,你想做到完美是好事,可不能达到的时候,也要放过你自己。只要尽力,让人感受到你的热情,你写出来的故事,就会很有感染力。”

冷清扬觉得,她能被后世传承千古也说不定呢,她有这个能力。

和他说了一番话,苏婉卿真是自信心爆炸,站起来,郑重对和冷清扬道谢:“真的谢谢冷长老开导我。”

“这没什么。”冷清扬想,我现在不光教导你的孩子,好像对你也有帮助了,“如果以后再迷惘,也可以来找我,能帮忙的,我一定尽力。”

“嗯!”苏婉卿点头应着,双眼亮晶晶。

见了慕连月后,她急匆匆回去继续写,因为现在灵感真是爆棚啊!她恨不得写一个通宵!茄子APP懂你更多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