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浏览器app下载

圣宁恼火得很!

想冲到大头家里,把那臭小子拎起来,狠狠揍一顿!

但……

她还是忍了!

一想到他打游戏打到凌晨两点,吃了泡面才睡,圣宁既是气恼又是心疼,怕他休息不够。

罢了罢了。

只当是他上辈子的时候,她欠他的。

她直接给大头打电话,说下午两点让澈在月牙湖边等她,让澈不要迟到。

大头高兴的很:“公主殿下尽管放心,小澈知道您回来一定很高兴,他肯定不会迟到的。”

圣宁心里苦闷,脑海中忆起海神澈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,经常懊恼自己当时后知后觉,他喜欢自己都没发现。

而现在,面对总是厌烦她、逃避她的小澈,圣宁眼圈红了又红。

那种委屈伤心埋在心底,煎熬的很!

一个人的寂静性感

她怕家人瞧出端倪替她担心,便叫上了迩迩,一同去幻天阁种药了。

话说小澈。

因为他长大速度惊人,就连智力也跟着长,所以现在大头两口子都很难拿捏他。

每天早上,大头都亲自带着小澈锻炼身体,增强体魄。

在倾慕的提示下,大头两口子还给小澈请了家庭教师,教他读书写字,以及文化课知识。

每逢双休日,他都要在家里待命,倾慕随时会找他去御书房问问学习、教教书法什么的。

起先小澈很不适应,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长大了,怎么比小时候还累。

但渐渐的,他发现圣宁不来骚扰他了,日子规律起来之后,他也乐得充实。

这不,昨夜贪玩,早上又被父亲拖起来晨练,小澈刚趴回去睡回笼觉,就被圣宁的电话吓着了。

他才不理会!

他困死了,他要睡觉!

梦境忽然变得芬芳起来,小澈轻轻一嗅顿觉心神安宁。

眼前一片片云山雾罩,朦胧之中点点嫩色的花瓣雨纷纷扬扬而下,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,走着。

忽见一婀娜仙子绫罗在身,墨发如裙摆随风而舞,站在缤纷花语中对他微笑。

小澈愣愣地望着她。

她面若桃花,生的极为美丽,羞涩的瞳孔凝聚着他,声音如夜莺般婉转动人:“芷珊见过公子!”

小澈不明所以:“是谁?”

“我叫芷珊。”她足尖轻点踏着缤纷的花瓣而来,落在他面前约一米的距离。

云雾渐渐散去,阳光笼罩在彼此的面庞上。

这让芷珊更加清楚地看见了他的面容,心如捣鼓般再也无法安定。

她贪地望着:“芷珊仰慕公子许久,日日在云端注视着公子,今日实在忍不住,特来公子梦境与公子相会,还望、还望公子莫要嫌弃芷珊唐突才好。”

小澈的脸腾地一下,红扑扑的。

这一瞬间的转变,让紧张的芷珊扑哧一笑。

小澈不知道自己此刻多可爱,高大英俊,却顶着一张红苹果般的脸蛋,一双大眼睛带着无措与欣喜,望着她。

这是他此生第一次有人跟自己表白,说仰慕他。

虽然圣宁也曾问过,等他长大了,娶她好不好,但是圣宁从未这般温柔、这般动人地对他倾诉过什么。

圣宁……那就是个母老虎,哪儿哪儿都不好!

眼前的芷珊,如至善至美的纯洁化身,一颦一笑都如此温柔可人。

这么好的女子喜欢自己,小澈心里自然是高兴的。

可也因为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,他除了脸红,呆呆的不知道要如何反应。

芷珊见状,大着胆子上前一步,娇滴滴地问:“公子可有心上人?”

小澈摇头。

芷珊低头窃喜,又道:“公子觉得我如何?”

小澈想了想,认真道:“很好。”

芷珊又要说什么,小澈忽然打了个喷嚏:“阿嚏!”

他转过身去,难受地皱起眉头:“太香了!什么味儿啊这是,我有点受不了!”

也就是这么一转身的功夫,他猛然惊醒!

房间还是熟悉的房间,空气里也没有了刚才浓郁的花香,可是,刚才那个温柔可人的姑娘,却历历在目,小澈眨眨眼,始终能记住她的五官。

说来也跟他常年在宫墙之内活动有关,接触到的人事物毕竟有限,再加上芷珊真的美,一时便在小澈眼中成了惊为天人。

他坐在床上,愣愣地想着,这是咋回事呢?

他困极了,倒下后又睡了。

不多时,小澈不知不觉间再次步入那片花海,空气里的香气已经淡去许多,配上如梦似幻的美丽景色,香气竟也变得高雅起来,令人心神安定。

“公子。”女子在他面前柔柔一拜:“公子,芷珊真心仰慕公子,不知公子是否可以给芷珊一个机会?”

小澈有些紧张:“什么机会?”

芷珊笑容可掬:“就是们的国度里说的,爱,结婚,生子。

公子若是给芷珊一个机会,芷珊必定一生一世侍奉公子、忠诚于公子!”

她痴痴凝视着他,眼眸里的情意多到根本装不下。

小澈被她盯得俊脸再次红了起来。

他犹豫着:“我……我没想过谈爱结婚。”

“那,公子现在想想呢?”芷珊上前一步,纤纤素手握住了他的,她也跟着红着脸道:“人生路漫漫,生老病死苦,若能觅得一位知心人陪伴左右,不离不弃,相爱相守,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。

公子若是愿意答应芷珊,芷珊必定事事以公子为先,孝顺公婆,敬老爱幼,全心全意做的好妻子。”

眼前的女子美的不像话,温柔的不像话,就连爱慕他的眼神也浓腻的不像话。

小澈仔细分析着。

他是要结婚的,这辈子就算不跟师父结婚,也要跟别人结婚的,这样才能生孩子,才能让大头他们抱上孙子。

但是,跟谁结婚可事关重大。

他认真凝视芷珊美丽的脸,问:“……会干涉我玩游戏吗?比如每天只能玩半个小时。”

芷珊:“不!我陪公子一起玩,只是我笨,可能一时半会儿学不会,公子可愿教我?”

小澈满意地点点头:“我就喜欢没我聪明的,听话的,温柔的,乖巧的!”

芷珊:“我就是!公子若是愿意娶我,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!”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