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映画 magnet

唐兰兰觉察到异样,白皙的瓜子脸上顿时略显尴尬。目光看向让她尴尬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这不难找。半个桌子的人都在看向井高。

她正好看到井高将一个造型繁复看着名贵的火机递给同学骆宜。心里诧异又鄙视。拿一个火机在同学聚会上装逼,真是幼稚!

“呵呵。”

在2016年,网络用语早就流行起来。“呵呵”的意思是“傻逼”。

但是…

但是…

骆宜接过井高手里的打火机。他其实对唐兰兰有点意思。但此时此刻,欲言又止。他如果点破反而会得罪唐兰兰。

一直没和井高说话的苏晴此刻主动的开口,她可不怕得罪唐兰兰。

声音清脆,带着一点点的酥软感,更添她性感、水润的风情,“井高,你包里怎么带那么多现金啊?”

井高其实也有点莫名其妙,一个打火机至于这么震撼吗?这又不是小白文里的场景。听苏晴问,这才反应过来。感情是都看到他手提包里的现金。

井高随口扯道:“我今天出来办事,取了些现金在身上。”他总不能实话实说吧?

一个人的自由很迷茫

这个解释让看到的同学稍稍松口气,“呼…”震惊的氛围缓和下来。

自己同学的包里揣着一捆捆的现金,目测不下十万。这个场面谁会不吃惊?

如今手机支付早就普及啊。很多人钱包里现金都不会多于1000块。

苏晴不介意唐兰兰的“面子”,唐珊同样不介意。叽叽喳喳的道:“井高,你今天办什么事呀?带那么多现金你就这么随意的丢在沙发上?真是大土豪啊!不拿钱当回事呢。”

这话让刚缓和的气氛略微又有点微妙的变化。很多人都把刚才的震惊往深里想了想。

细品。

第一,在如今移动支付兴起的背景下,随身带着十几万现金的人,大概会是什么身家?

第二,更关键的是,井高云淡风轻的将手提包丢在沙发上。这做派说明什么?

现在想井高不理会于元凯,自顾的喝酒、吃菜,真的像被于元凯说的哑口无言吗?只怕是不屑于和他辩驳吧!

有个男生反应比较快,附和的笑道:“就是啊。”说着,走过来给井高敬酒,“井高,我和你还没喝过酒。我是文学系的…”

其余的同学跟着说笑、询问、敬酒。

井高一一作答,扯几句工作,再聊着大学时的旧事。于元凯身边的几个同学也开口加入。

毫无疑问话题就集中到井高身上。

唐兰兰明显的感觉到冷热变化。她这会听明白怎么回事。井高的手提包里带着现金让同学们非常惊讶。而她“呵呵”一声实际上是丢她自己的脸。

今天散场后这些人背后指不定会怎么笑话她。她笑井高是个傻逼,其实她才是。

唐兰兰俏脸上不加掩饰的露出不快,端起酒杯自饮一大口,压着心底的火气。

于元凯握着她的手,摇摇头,“兰兰,那个打火机是派克的牌子。”他不像唐兰兰对井高带着偏见。综合种种迹象,显然井高是个很有钱的富少。

被井高装了逼,抢了风头,但这口气得忍着。

苏晴见男生和井高喝得差不多,拉开椅子站起来。几个男生就看向她,准备为她服务。

苏晴穿着件浅白色的春装外套,里面配着水粉色的吊带长裙。身材高挑修长。偏消瘦。皮肤水润,保养的非常好,根本不像二十七岁的女人。

水润、性感的轻熟风情流泻。

苏晴拿着高脚玻璃杯,里面是红酒,走到井高面前,清脆的道:“井高,你好。我敬你。”

井高站起来,和苏晴碰杯,见她将小半杯红酒一口干掉,笑笑,将手中的白酒干掉。

女生敬酒,这不好躲。躲就显得没品。

“好!”

骆宜几人鼓掌、起哄。

再次和苏系花重逢,对她有点想法准备舔她的几个男生顿时有点黯然。这谁看不出来苏晴对井高另眼相待啊!

给整个包厢的同学看着,苏晴落落大方,轻抚着额前的秀发,略点妩媚,微笑道:“我们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。但肯定是第一次喝酒。我叫苏晴。”

伸出手。

井高这几天已经算历练出来。此时,成为整个包厢的中心并没有让他心态有什么起伏。

轻握一下苏晴柔软的小手,笑着道:“苏同学在大学时光芒四射,我们师范学院的男生谁不知道你的名字?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苏晴掩嘴轻笑,“咯咯。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咯。谢谢。”

井高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笑道:“不客气。”

苏晴笑的眼睛都弯起来,脆生生的道:“你在大学里不是这样贫吧?深藏不露啊。我们加一下微信吧,以后多联系。”

井高拿过手机,“我扫你。”

“行啊。”

苏晴将酒杯放在大圆桌上,踩着高跟鞋回到她的座位,行走间身姿优美。

从lv的手袋里拿出粉色的iphone,再走过来,打开手机二维码,和井高互加微信。

这比喝酒时站的更近,井高只感觉香气扑鼻。扫码,添加完成,“你通过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苏晴微微一笑,收起手机,眼睛忽而看到井高手腕上的表,心里大吃一惊。

她对奢侈品很敏感,否则吃饭前也不会断言井高这身衣服价值不菲。

两人在饭桌边互加微信,一帮同学都是看着。各自小声闲聊几句,或者吃几口菜。

没有人试图再聊一个新的话题。焦点始终在井高身上。都不瞎,没见苏大美女都主动要井高的微信?

见两人加完,酒稍微醒了点邹良道:“都吃的差不多了吧?我在楼上的ktv里拿了一个包厢,我们一起k歌。”

“喔喔,嗨起来。”

“老邹,可以啊。”

“走走。”

刚吃完饭,喝了点小酒,和邹良关系好的男生、女生一起应和着。本来就是老邹的送别宴嘛。总得捧个场。

井高性子比较内敛,没有应和,拎着手提包,跟在邹良身边,问他道:“你小子怎么样?没喝高吧?”

“分吧”

邹良微醺的说道,带着众人到五楼的量贩式ktv中。服务员问一声,带他们过去。邹良在外头安排好果盘、酒水后,和井高到ktv外闲聊。

“老井,你小子到底什么情况?”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