荔枝app和喜马拉雅

上官潇潇进来的时候,脚下生风。

洛杰布夫妇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完被她忽略了,他俩也笑眯眯的,不说话,尽量保持低调感。

上官潇潇走到床头,望着流光头上消失的画,又望着他:“我一直很仰慕东方的草药医理,之前还想着去中国留学学习中医,学学他们的望闻问切,但是我机缘巧合下有了机会去欧洲学习,自然也不愿意放过,便去了。药医大人,您收徒弟吗?”

她是真没想到自己会救一个御医!

能做御医的人,自然是品德高尚的才值得帝王信任、也自然是医术超群的才值得帝王重用。

上官潇潇觉得面对着流光,她好荣幸啊!

而流光已经被她崇拜的眼神惊呆了。

他愣在那里,不等开口,又听她激动道:“天哪!您还这么年轻!”

流光:“、、”

年纪这个问题,他真的很心虚的。

当即转移话题,他认真道:“我不收徒弟的。抱歉。我只想看一下我自己的检查报告,以及你给我开的药房。”

上官潇潇当即将一个大大的档案夹双手奉上:“请过目!”

树下白裙青春漂亮美女遥想远方唯美图片

蓝色的塑料板,上面有个不锈钢的夹片,夹住了厚厚的一叠化验报告,放射性的片子,以及处方。

流光是个医痴,一看起这些来就会神贯注,以至于完忽略了陪伴在侧,并且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上官潇潇。

片子看了一张,高高举起的手刚要放下,脑袋跟心口疼得就已经受不了了。

上官潇潇赶紧伸手接过:“你还在输液呢,别费神了。好好躺着吧。”

流光真的闭上了眼睛,却是右手摁着自己的左手手腕,凝眉诊断。

她静静看着,曾经听人说起过,医者不自医,就是说医生没办法给自己看病。

却没想到,这个御医年纪轻轻的,居然还能给自己诊脉吗?

时光安静而美好,良久之后,他眯着眼道:“念处方给我听。”

上官潇潇特别听话,站在他床边静静念着处方,有的药是她回国后针对开颅手术的恢复性治疗特别引进的,流光不知道,她还会专门给他解释药物的药性、以及与其他药物配合在一起的作用。

流光听完,只道:“今日的药水,晚上八点再给我输一次,明日上午我要出院!”

虽然闭着眼,但是口吻很坚决。

上官潇潇当即不依了:“你若是对我的医术有质疑,可以提出来。但是不管你是不是御医,我都要对我自己的病人负责!你才刚刚做过两样大型手术,按理说必须卧床休息,每两个小时活动一下四肢而已!再者,这些药物人类的身体24小时之内只能承受一次!”

“我不是人!”流光坦言:“照我说的做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“你这女娃娃、、”

“你才是娃娃!”

两人说着说着,口吻越来越激烈,洛杰布夫妇等着看爱情萌芽,却不想眼睁睁看着他们产生了分歧,连萌芽的机会都没有了!

倪夕玥赶紧站起身,道:“上官医生,你别管他!你只管根据你的步骤慢慢医治就

好了。”

洛杰布也对着流光道:“流光!你好好给我歇着!什么不是人啊,你不是人是什么啊,不要乱说话!成天东奔西跑也不累?好好休息!别的事情,统统不要想!”

流光抿着唇,有些委屈:“我要见陛下!”

上官潇潇望着他,却是收敛了脾气,难得温柔起来:“是不是头疼的厉害?”

开颅手术后,麻药一旦过去,脑部钝痛、局部扩散性刺痛、裂痛等等,都是非常常见的症状,他手腕上的之所以一直带着镇痛泵,就是为了帮助他减轻疼痛的。

但是,减轻不代表消除,很多人即便是减轻了疼痛却还是难以忍受,躺在床上闭着眼哀嚎的比比皆是。

Categ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