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资讯app最新版下载

“我的天!”琉茵抱着小手枪猛然站起身:“我老师太牛了吧?”

她看看倾慕,又看看乔家人,满是惊奇:“父皇戴着面具去特工局教我射击,纯灿姑姑也是戴着面具去特工局教我文化课知识?”

众人含笑点头。

开玩笑,她可是未来国母,什么样的牛逼的人亲自去教导,都是应该的。

琉茵有些忐忑:“这、我、这,这让我怎么好意思啊!”

她嘴上说着,手上又拿着小手枪摸了又摸,喜欢的不得了,脸上载着微笑:“等年后我们去功德王府的时候,我定要好好感谢一下纯灿姑姑!”

乔家人有些不解地望着琉茵。

功德王府?

倾慕也微微敛眉,看着琉茵,温声解释:“闺女,有件事情要跟说。

年后,去功德王府教导跟玄心的文化课老师不是纯灿了。

她最近领了军令状,工作比较繁忙,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教导。

看,如此冰雪聪明,换个师父学也是一样,父皇定会为们寻一位才德兼备的人来教导们。”

扎两羊角辫天真无邪少女一脸纯真小清新写真

琉茵一脸抗拒:“不要!我就要纯灿姑姑教我!”

倾慕紧抿着唇,望着她。

这孩子从异世过来,孤苦伶仃的,又是自家儿媳,倾慕实在是不忍心驳回她的要求。

可是纯灿那边的事情确实紧急的很,抽不开身再大材小用地教授文化课知识了。

沈歆旖笑着打圆场:“这件事情稍后再议!瞧,琉茵的宫灯来了,我们先品鉴一下琉茵的手艺!”

这句话,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但见甜甜抱着一个大大的樱桃木精雕的木匣子过来了。

木匣子四四方方的,里面装的就是琉茵亲手做的宫灯。

洛晞也对那个感兴趣,心里痒痒的,想要,又不好意思跟恩灿开口。

一时间,大家的注意力全都被宫灯吸引,盒子打开,众人更是啧啧称奇。

再一听四面画的意义、以及出自琉茵之手,一个个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!

大家抱着宫灯细细观赏,恩灿一直在说:“们小心点,们轻点,别冻坏了,这是我的,我可喜欢了。”

洛晞听她这么说,更不好开口了。

而琉茵沉浸在拆礼物的氛围里,对于他们的称赞充耳不闻。

她打开夜康夫妇送的礼盒,发现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把金色的手枪,还配备了一套的子弹,细细一数,有两百枚的样子。

琉茵高兴坏了,她对于这个世界的武器,始终抱着一份敬畏之心。

激动地摸了又摸,抬头望着夜康:“我喜欢,我太喜欢了!

乔将军,这手枪除了体积小巧,可还有别的过人之处?”

“有。”夜康笑着解释:“这是特殊材质的,个子小、力量大,可以穿透钢筋,射程也较一般的手枪长了三分之一。

最重要的是,它不仅可以装子弹,还可以装别的。”

夜康拿过去,当着她的面,将手枪换了个膛,抠出里面的子弹。

但见,子弹竟然可以打开!

他笑着望着她一脸惊奇的样子,耐心解释:“这不是一般的子弹了。

这是麻醉针,里面可以装液体,顶端有针孔,在射入人体肌肤的时候,只需0.01秒,就能将液体打入体内。

麻醉药,毒药,甚至是治病的消炎药,也可以装进去。

这玩意儿小巧精致,刚好可以给留在身边,做防身之用。”

“太好了,我太喜欢了!”琉茵美滋滋地收下,指尖在枪面上细细婆娑,爱不释手:“以后谁惹我,也不用弄死他!

给他打一针泻药,痒痒药,或者笑笑药、肠穿肚烂药、歪嘴斜眼药就好了。

我要好好研究一下,多列一些单子,让人赶紧研制这些药水出来!”

众人闻言,有些不敢相信。

眼前少女美若天仙,瞧着善良单纯,这般无害。

可是口中说着那些害人的句子,却是一点都不顾忌。

偏偏,她那副理所当然的态度,配合她灵动的神采,让人觉得这话一点违和感都没有。

琉茵今日得了两把手枪,笑的特别灿烂。

夜康悄然看了倾慕一眼,抬手作为掩饰地轻咳了一声:“这把手枪,也是纯灿设计的。只是跟之前收到的红色手枪不同,那把红色,是纯灿亲自设计、亲自制作。这把是纯灿设计之后,将图纸交给我,我找人做出来的。”

“纯灿姑姑,我的恩师,太牛了!”琉茵心中对于纯灿的敬佩更浓烈,忍不住道:“乔家的灿灿都很厉害!很厉害!”

倾慕叹了口气,哀怨地盯着夜康。

他正愁着如何说服琉茵,让她换一个文化课老师,这夜康就上杆子夸纯灿,这不是让琉茵更铁了心只服纯灿教导她吗?

夜康能感受到倾慕的视线。

只是,他不得不佯装看不见!

琉茵是未来的国母,大将军王府这一头有勋灿在、有倾颂与珍灿的联姻在,未来不用担心什么;夜威更是一只运筹帷幄的狐狸,就凭他能将威琳集团无偿捐赠给国家,就足够保他的子孙平平安安;倒是夜威,到现在也跟洛晞他们没什么交集,若是夜康这个做哥哥的不帮着铺铺路,万一将来有个什么,夜安的安亲王府,还有谁能将门面撑起来?

得说,夜康也是用心良苦。

可是倾慕也是苦,揉着眉宇之间,愁着如何拒绝琉茵。

那宫灯终于传到洛晞手里了。

洛晞捧着宫灯,细细瞧着上面琉茵的亲笔作画,就跟琉茵捧着新手枪一样,爱不释手。

文琛收拾完洛晞的物品,从楼上下来。

刚好就听恩灿笑眯眯地对着洛晞道:“这是琉茵送我的,送我,自然是我的。

我也有权处理,转赠或者收藏,都是可以的。”

洛晞眸光一亮:“姑姑不但冰雪聪明,而且美貌善良!”

恩灿扬眉道:“条件就是以后早上八点之前、晚上七点之后、双休日、国家法定节假日,都要让文琛加班,加班的内容就是让他陪着我、听我差遣!”

洛晞:“一言为定!”

文琛脚下一滑!

恩灿一脸羞涩地望着琉茵。

冲着琉茵一连眨了好几下眼睛:“琉茵,送我的礼物固然珍贵。

但是文琛对我也很重要。

若是别人跟我要这宫灯,我自然是拼死也不给的。

但是这是太子殿下跟我要的,肥水自然是不流外人田,给了他就给了吧!”

原以为琉茵会答应的。

不曾想,琉茵却有些不高兴,不对恩灿说,却说洛晞说:“如何知人善用,如何分配臣子,历来是君主才有的特殊权限。

即便是皇后,即便是太子妃,也无权左右帝王或者储君应该如何用人。

身为储君,怎能连这点起码的威信都守不住?

知道的,是我们自家亲戚一起说说笑笑,无伤大雅;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昏庸无能、偏听偏信的人。”

琉茵说这番话的时候,声音不疾不徐。

言辞间抱怨洛晞不该听恩灿的话行事。

实则是在旁敲侧击,提醒恩灿:不应该左右储君如何用人。

这是恩灿越矩了。

也是琉茵暗地里对洛晞的维护。

琉茵说完,全场尴尬。

偏偏她又笑呵呵地望着恩灿撒起娇来:“恩灿姑姑~姑姑~

瞧,我花了好多的心血才弄好的宫灯,前一刻说喜欢,下一刻为了文琛,就不要了。

如果要给他的话,那我就收回,不送了!”

话落,她作势就要去捧宫灯。

今夕连忙拦住,笑着道:“公主别生气,这是恩灿的不对。”

勋灿也笑着对恩灿道:“呀,还操心文琛没时间陪呀?

他本就是御侍,侍奉在太子殿下身边是本职工作。

放心,文琛这么在乎,肯定工作之外的时间全都用来陪了。”

恩灿也迅速反应过来,笑着道:“抱歉抱歉,是我小女儿心态,差点叫琉茵伤了心,辜负了她为我亲手制作宫灯的一番心意。”

夜康望着自家女儿:“恩灿,虽是琉茵的姑姑,却也是臣子。

琉茵公主是册封的公主,更是未来的太子妃,不可直呼其名。

该有的分寸,还是要守着的。”

就好像倾颂也是他们乔家未来女婿,但是他们依旧唤着四殿下,谁也不会对倾颂直呼其名。

到底,倾颂也是龙子,是太上皇最小的儿子。

恩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,文琛已经来到她身边,笑着为她解围:“不用放在心上。

琉茵公主古道热肠、侠肝义胆,不会跟计较这些繁文缛节的。

大家提醒,也是怕万一有外人在场,听了去大做文章而已。

呵呵,以后注意一点就可以了。”

倾慕夫妇对于琉茵已然是满意极了。

好像他们碍于亲戚之间的面子,该处理的,不好意思处理的,琉茵都会点出来,不论如何不会让洛晞吃亏就是了。

琉茵收了礼物,开心的很。

让云轩叫人帮她搬回房间里去。

她还道:“书桌左手边第二个抽屉里,有个盒子,是我送给晞的礼物,顺便拿下来。”

本没想着今日还能有人为自己庆生。

如今心情好,他也记得,还给自己带礼物。

那就看在外公外婆、父皇母后、皇兄皇姐的份上,也给他回一个吧!

Categories